【凤凰财经】蔡鄂生 :马云为什么受欢迎?因为他脚踏实地

2015-11-11  来源:凤凰财经

来源:http://finance.ifeng.com/a/20151111/14064666_0.shtml

 

前银监会副主席蔡鄂生(覃铄然、陈杰枫拍摄)

 

凤凰财经:有的西方媒体认为一带一路是中国的马歇尔计划,您怎么看呢?

 

蔡鄂生:马歇尔计划它只是指的二战以后,美国对于欧洲的恢复建设实行了计划,你现在别人借用这个马歇尔计划我觉得就是借用个词而已,不要去在这上头过于去抠它的字眼,或者说就完全来套这种所谓的马歇尔计划,完全不是这回事了,因为世界形势发生了变化。另外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作为一个新型经济体,他所提出来的战略是站在命运共同体角度上的,而不是说我来主导什么,我们要在这个国际社会和全球经济发展中要承担一个负责任大国的形象,和它真正的责任,所以有些人非得把这个东西作为马歇尔计划,但是真正了解马歇尔计划的人又有多少呢?人家美国当时马歇尔计划他是通过什么方式什么模式去做的呢?如果说没有欧洲本身的这种基础和他战后赶快恢复建设的这种通过二战经受的苦难的磨炼,他能发展那么快吗,我也表示怀疑。

 

凤凰财经:那您觉得亚欧金融互通最重要的步骤是什么?

 

蔡鄂生:何为最重要的步骤?战略本身这是思想,战略部署是节奏,真正你要说这个决定成败有可能不是一个很重要的步骤,是一个很细小的细节都会影响你的进展,所以我们现在我觉得不是重要的步骤,首先要把脑袋里的问题解决好,思维方式方法的转变。因为你新常态面对的是国际政治经济形势也是个多变的,特别是人类生存的环境,人类生存的环境不能因为经济的发展而失去了你这个环境,所以这个摆在现在各国发展当中的路径特别对于发展中国家的路径来讲,跟二战以后或者二战之前那些发达国家所走的路程就不一样的。那些国家的发展都经过了一个环境被破坏的一个过程,但是现在的要求比那个要高,在你发展过程当中就要注意这个环境和气候的变化,因为你现在气候变化确实要引起警惕。昨天我在发言中讲了,我是看了世界银行的警钟,如果说在气候变化当中没有一个可行的,具有智慧型的办法来解决气温变暖的问题,我们联合国提出的脱贫就是减少赤贫的人口,不但目标不容易达到,还有可能提升一个亿,中国在这个过去发展当中是在解决贫困人口当中是贡献最大的,15年解决了四亿人口的温饱,所以下一个目标就是要解决剩下的七千万。但是作为全球角度来讲,那你这种发展,特别像今年厄尔尼诺现象这么严重,非洲的干旱已经到了这种程度,那人的生存怎么办?

 

凤凰财经:另外我看您以前曾多次提到了关于银行转型的事情,能谈谈您现在的想法吗,跟之前想的有没有变化?

 

蔡鄂生:其实银行转型还是思维方式,就是说你应变而变,大势的变掌握规律你一定要变,你不能墨守成规,然后抱着什么利润金娃娃都舍不得放,那迟早你就要被丢掉,所以你必须得根据经济发展的规律和现在形势的变化。为什么危机以后他能够从金融影响到实体,然后影响到主权债务,所以说经济是有一个内在联系,你银行现在大家都嚷嚷你怎么样要解决对实体经济的问题,你不换脑子你能解决吗不可能解决,所以必须要转变方式,转变你的服务方式,而且有些东西并不一定是高大上能解决的,其实就很简单的脚踏实地,真正要像我们过去讲的,要有为人民服务的思想。

 

凤凰财经:您说的脚踏实地具体指的是?

 

蔡鄂生:我说的脚踏实地是要和你实际发展东西要结合,不是拿公式去解决你现实当中的问题,我们现在动不动公式固然重要,这些对于风险的防范,但是现实的发展和你数据公式的设计总是有差异的,你脚踏实地就是要解决你公式套的风险和你在市场当中观察风险的差异,你能不能找到这个差异是该支持还是不该支持,我们不能犯教条和经验的毛病,你以为新产品,新产品好多是数学公式,而且你所谓的新产品有多少是根据实体经济的需求设计出来的新产品,你还是说一种按照价值角度来设计的一种买卖交易产品,这是有差异的。你新产品还少吗,美国人创造了那么多新产品,最后也是出了危机了嘛,所以我们现在的创新思维,创新发展要解决什么样的产品,要解决社会需求的服务产品,为什么互联网特别是马云先生受欢迎了,为什么?你说是他高科技的东西,还是说他那个东西对于服务和大家的方便程度而受大家所接受的,如果说他那些软件,那些数据谁也看不明白,但是我就知道我在上头买东西方便,还便宜,当然要保证质量。

 

凤凰财经:影子银行监管呢?

 

蔡鄂生:影子银行本身不要再讲这个词了,现在给我们面临的东西已经不光是银行和影子银行的问题,是整个市场上带来的这些变化,其实按道理来讲,我一直是不太,虽然是上头已经定了要对影子银行进行监管,但是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还是有一点差异,因为影子银行这个词本身是美国人讲,但是各国的监管体制下是不一样的,所以说我们对这些银行现在你说互联网金融算什么,P2P算什么,很多人讲它是影子银行,但是这种影子银行你又要发展,那到底是不是影子银行?所以影子银行本身来讲你要区分于它在这个服务和在发展过程当中,是在一个什么层面上来去运转,就是它所带来的风险的概念是什么?所以我们现在要解决金融方面的问题,是说它对市场的发展的风险,根据你的体制要求可能带来的一点不可控,或者说要关注这方面,所以我们对这些问题在未来改革发展当中,这都是需要在体制上在市场上不断地通过改革来加以完善的,你不要去单纯的,每一类机构都有问题,社会发展都有问题,所以为什么中国老讲底线思维,问题导向,但是我们现在又有不是说又有什么,就是说真正以问题导向来解决问题的是不是做到了?我觉得还是喜欢夸夸其谈,或者形式的这些东西作风还没有完全改变,我们找问题最关键的是什么?要根据找出来的问题要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而且通过这个方法来解决问题。

凤凰财经:谢谢您。

(铄然根据录音整理)

版权所有 ©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 沪ICP备10040147号 Copyright ©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