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金立群:亚投行投资集中在三个领域 台湾加入是家事

2015-11-11  来源:凤凰财经

来源:http://finance.ifeng.com/a/20151110/14063359_0.shtml

 

编者按:博鳌论坛的一大热词,就是亚投行。亚投行候任行长金立群和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的精彩对话,座无虚席。 其后,原定20家媒体集体采访,最后涌入金行长办公室的人数超过了一倍。 马丁沃尔夫几乎穷尽了所有有关亚投行定位、设立,治理、评级等各种细节的“拷问”,金行长见招拆招, 以致于记者们都头疼如何在集体访问中另辟蹊径。

 

亚投行候任行长金立群接受采访(张熙摄)

  

记者:如果中国加入了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会给亚投行跟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之间的合作带来什么作用?

 

金立群:其实,今天早上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的行长苏马•查克拉巴蒂跟我在这里谈,我们以前也谈过了,就是加强合作,其实我们跟其他国际多边机构的合作关系,合作关系非常的广阔,有很多很多的机会。 我们当然也非常愿意跟大家合作,基础是这个项目动辄就是几个亿,那么对一个银行来说呢,集中的资金太多了,所以我们大家可以分散经营、加强合作,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式,而且呢也可以节省成本,分担这个项目准备的一些成本,所以你看世界银行集团包括亚行,欧洲投资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都非常愿意跟我们合作。

 

凤凰财经:今天早上采访了EBRD的主席苏马先生,亚欧金融互联肯定会存在很多的困难,因为各个国家资源禀赋制度不同,那么成功合作的关键在哪里? 也想听听您的看法。

 

金立群:我跟苏马行长谈了我们方面的合作的问题,那么你也知道,这个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它现在也在往东扩,往南扩,因为它原来的范围比较小,这样它覆盖的国家也会多起来,那么我们是在中亚西亚都有合作的,这都是我们的成员国,所以从两边来讲起来呢,我们是会有很多机会在一起工作的,这样对这种欧亚大陆的联接有很多的好处。那么在具体的业务操作上,你是讲有什么挑战困难,所以这个事情呢都是随着不同的情况都会发生变化的。比如说欧亚大陆,我们在推动基础设施的建设的过程中间,不光是修路,修铁路公路,还有一个政策上海关上都有些衔接,所以不可避免的,一定会涉及到一些政策上的合作,我认为这可能比修一条路更难。

如果你修好之后,这个宏观政策上监管政策上不合作,它就不能发挥最好的作用,这个呢我们今后还是需要跟有关的国家一起来努力,帮助提高他们的宏观管理、监管方面的一些能力,也帮助他们解决实际的问题。就投资来讲,我并不感到我们将来在合作方面会有什么困难,我认为不是太大的问题。

 

记者:还想问一下您,亚投行会主要是拟定的项目投资还是说也会考虑特定投资,是否同样对待。

 

金立群: 那么从项目来讲起来呢,我们内定项目当然是可以做的,但是我想呢我们这个银行将来要更加灵活一点,就是刚才你讲的它要从头开始,这个项目如果它不是从头,它不放心,我讲这是我的思想,项目可以是拟定的,也可以做到中途的,这个项目比如说做到本来我跟你讲,突然发生冲击,这个项目做不下去了,资金链断了它是个好项目,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帮助他做下去,做完呢,所以我想我们跟别的银行的区别在于,我们应该是在提供融资方面形式多种多样,方便灵活。

有一点就是说不能灵活的,就是我们在环境保护方面,对于这个受到影响的当地老百姓治理这个标准,我们讲第一,其他的方式都可以用来干,在关键问题上不能有灵活,一灵活不就有麻烦了嘛,所以呢我想在提供贷款上,我们也是要有些创新的,让大家感到就这个银行真能解决他们的问题,不是太死板,就是说我只能是做这个项目,你这个项目已经开通了我不行,我不能帮你,所以我们有几方面的合作的方式。

这里我要强调一点,假定我们的这个公司治理达不到这个水平,实际上是没有办法跟人家合作的,就是你必须是按照国际标准,你才有可能跟他们合作,是一个水平上。

你们如果看我们的章程和政策文件——政策文件因为我们这次在雅加达基本上大家都同意了,年底的时候就有可能把它们都放到我们网站上去,大家都可以看。 我们很自豪的说,我们这些政策文件的水平跟其他的机构一样好,在某些地方比他们更好,因为我们说我们吸取了他们的一些经验。

所以我今天特别要强调的,就是所谓的国际最佳准则不是西方的准则,不要把两件事情混为一谈,我们不承认西方的准则就是最佳的准则,它如果最佳它就不要去改进了嘛,我们讲的所谓最佳只是在现阶段看起来还是比较好的。

 

记者: 请问亚投行在各国的核准程序是什么样的?

 

金立群:核准是到2016年的年底,在2016年年底如果有些国家不核准,它就不能成为创始成员国,它要成为成员国家还可以,创始成员国的地位就没有了,但是我们的工作不能等所有的国家都核准了以后才开,所以不管如何,都不会影响银行准时开业,但是为了解决有些国家他们实际的困难,因为每个国家的立法都是同样的,那么现在大家知道中国刚刚核准,人大已经核准了。那么比我们核准早的国家也有不少,所以呢按我们就是达成一致的方式,不管你有没有核准,我们尊重你的意见,政策大家一起讨论,这样能够把域内域外的国家一起团结在一起做,就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一个,从而也增加了他们的信任感,他们对中国处理这样的事情的一种方式,他们有信任感,这对我们长远的合作是有好处的,就是我认为很重要的一条呢,中国发起成立这么一个银行,是按高标准来办,对中国来讲是一个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的事情,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国家,中国要创办一流的国际机构,我认为这一点比你今后一千亿两千亿的贷款更加好。

我特别强调,现在我们所理解的最佳的准则,跟他们(发达国家机构)不是一个概念,我们的准则一定是要吸收各个国家,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我们中国的经验,然后形成我们新的一套准则。这才是我们要遵循的东西,所以不要把它跟西方的东西混同起来,西方有好的我们学,但是他们有存在的问题,我们也要避免,否则的话为什么西方国家会出现金融危机呢,会出现债务危机呢? 对不对,所以我今天特别强调,我希望你们能够把这个事情就是能够讲清楚,一定要强调。我们现在追求的目标不是西方的那个目标,我们是要追求更高层次的,代表最先进的管理经验。我们中国用35年的时间,解决了6亿人的脱贫,这是一个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我们不是照抄他们的所谓最佳准则,我们是学习他们的一些好的经验,加上我们自己探索,我们自己研究,我们自己得出的一些发展经验,我认为我们这个银行是必须能够代表发展中国家的发展经验,否则就没有意义了,对吧。

 

记者: 在接下来的一个机制建设方面,亚投行将会参考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的哪些已有的一个机制,然后又会在哪些方面有创新之处,另外就是在美国反对的情况之下,两个行的筹建得到了英法德等西方主要国家的积极回应和响应,您觉得这说明什么。

 

金立群:好,这样我综合的先说一下,就是在我们设计这个新的开发机构的时候呢,我们必须是参照现有的一些机构,比如说我们有总的资本,资本金然后呢有多少实缴资金,这样能够既减轻各个股东的成本财务的压力,又能够保证这个银行的运作。 然后我们的重点是放在基础设施的建设,基础设施现有的机构也有,但是我们的重点是集中搞基础设施,我们通过基础设施来达到广泛的一个经济社会发展。 所以你看我们的新的地方在哪儿呢,我们在设计上边我们是没有尝试董事会的,我们就董事会的职责跟管理部门要分得很清楚,这是现有的机构都非常羡慕的,但是因为他们现有机构比较难改。

另外我们不是采取各个地方全面开花到处去设办事处,成本很高,你总部要有各地都有,我们呢是集中决策,我们在总部集中决策而不是分散决策,这样能够控制风险,也是减少成本,这也是我们新的一个方式。

另外,在业务上我们是按照业务的条线来组织这个架构,这样专业人员就能够得到最好的利用,如果你把专业人员分散到每个国家呢,他们这些人就不能得到最好的利用,因为每个国家有的时候,他这个工作量是不保证,所以在组织架构上人员的专业人员的选择上,我们都有创新的地方,这是一个很突出的方面。

当然了我们将来在准备项目的过程中,还要减少官僚主义,就是说精干,精干就是我们要联席我们预测,精干这个你不要看,少几个人少几个闲人,事情干起来更好,效率更高,那么就是要在人力资源的管理上,要有一套新的办法,所以我们还是有一系列的比较新的做法的,这些我相信会产生好的结果的。

我们在推动基础设施方面也是逐步拓展,不是一下子面面俱到都去涉及,这样对我们资源的利用起来并不是很好。 我们就是现在集中在几个方面,比如说电力行业,发电输变电这是一个行业。 供水城市的供水,供水其实是很重要的。 亚洲很多国家非常缺水,那么供水呢要跟污水治理一起来,来处理。 那么还有就是交通,公路铁路。这是我们最早开始从三个方面,然后慢慢慢慢再扩大,然后随着这个业务的扩大我们再把专业人员招过来。

我们的目标是能够在明年的第二季度, 把这个项目就推出来,这里有联合融资的项目,也有我们自己处理的项目,所以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告诉你,非常具体的哪些项目在哪些国家,

对于亚投行,我强调两点,第一个它是一个国际多边机构,它从本质上跟其他的国际多边机构都是一样的,因为它的股东是主权国家,或是个别的非主权的国家,它是主权国家下面一些经济体,总体上是没有什么太大差别的。

第二个呢,它推动经济的发展,但是我们的方式不同,我们以基础设施为重点,而不是直接分开的,生活基础设施建设,发展经济来实现扶贫环保的,所以你看它是一个国际多边机构,所以你周边其他多边机构本质上没有任何差别,就股东这个所有制的形式来讲没有太大差别,但是我们又不是克隆一个世界银行,克隆一个亚投行,我们在机构的设计上,我们在从事投资的这些方式上,我们都有创新,所以它既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多边发展机构,又是一个具有新的开创,就是它的一种新的发展方向的机构。

它会给我们多边开发机构今后其他方面的一些机构的业务带来一些启发,所以其实世界银行亚投行包括EBRD他们都非常愿意跟我们合作,他们也是受到了很大的鼓舞,因为我们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做好,就是中国主导创办,而且在中国呢再当行长,当然了我们其他的各个国家都会涌进来,我们责无旁贷,继续把它管理好。那么它的基本条件是,吸取现有机构的好处,长处,然后防止它们一些短处。

 

凤凰卫视记者:金行长我想问一下,您之前在会上已经谈到了习马会对于台湾参与亚投行的影响,然后我想问一下您认为习马会是不是会让台湾加入亚投行进入快道,如果认为是快车道的话,您认为会有多快?

 

金立群: 就台湾问题呢我已经讲了,这是我们自己家里边的事情,我们自己家里边慢慢谈,不需要这个外面的人来七张八嘴。那么我认为,这次是非常成功的两岸的领导人的会谈。台湾加入亚投行这件事情,从我们章程上面的规定来讲,它是没有障碍的,至于坐下来以适当的方式来参加,也还有一些具体问题我们需要来商量,我认为自己家里的事自己好好的商量,总会收获一个比较好的办法。

 

记者:在杜绝腐败和就提高效率方面,亚投行有哪些特别的机制和管理的方式。

 

金立群: 反腐的问题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主要是两个,一个, 组织架构,就是这套制度要制定好,没有一套好的制度是不行的。第二,制度有了就必须要实施,要落实到具体的执行上去,我们有具体的方式。

比如说我们将来会有一个机构, 相当于一个纪律检查委员会,这个纪律检查委员会的头必须是要有自身良好的声誉的,否则他不可能做。为了防止有任何利害的冲突,比如说中国人当行长,你不可能这个头也是中国人,这就我们讲起来你说不清楚,我一再强调不是说中国人当不了这一个,不是说我们中国,我们中国有很多官员都很年轻的,我们专业人员都很好的,但是呢你总要避免人家一个猜忌吧,所以如果中国人当行长,这个职务就不适宜他来当,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呢,这一个纪律检查委员会的这个叫廉政部门的这个头,他一旦任命,行长是不能(比如说按照我的这个设计)随便解雇他,如果你不能解雇他,他就有权利去监督行长,否则的话他见了行长不敢说嘛。 你行长要解雇他,你应该当众说出来他犯了什么事,他什么不称职。 那么董事会要一看确实这个人不称职才可以。如果这一个单位的一把手不能得到很好的监督,这个单位是很难真正搞好的,我认为这一条很简单。那么另外呢,要鼓励员工,英文叫Whistle Blower,能够举报,为什么有的时候不敢举报呢,他们就感到我举报了以后呢,这件事情不大不小,然后将来头也还是留在那里,那么我不就遭罪了吗,这个问题你一定要解决,怎么办?就是你组织上要采取措施,如果他举报是真凭实据,他上面的boss一定要受到处罚,不管大小。

我举个例子,有些现有的机构里面, 说你去雇这个公司,他说我不雇我不雇,不雇这公司,违反招标程序那我这个老板就要治我,你为什么不报告,我就是想如果这种事情,你不报告最后我查出来一定把你现场给开除,你报告先把你的老板给干掉,你不能说他提的问题,这个问题不大不小,也不能把他开掉。 不行的,以后没人敢说话,不管事情大小,只要违反规矩必须处罚,这样才有人敢说话,每个人他才会自觉,所以这就促使我不能再这里继续说,是有很多办法的,关键一个就是你认真不认真,是吧? 你只要认真来执行,你不是把它当一纸空文这是可以解决的,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我们世界银行财政部管世界银行,就是要抓紧从小到下,都严格来执行,不要把这个东西挂起来好像文件看着很漂亮,但是执行的时候不行,这样是不行的。

 

( 根据同期整理节选)

版权所有 ©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 沪ICP备10040147号 Copyright ©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