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亚洲发展天然气贸枢纽

理查德•琼斯大使 国际能源署副署长  2015年01月14日

亚太天然气市场

 

亚太地区代表了全球天然气需求增长的40%,即使是将天然气作为非传统能源的中国,也越来越依赖于外部进口。该地区的管道建设面临障碍,因此,新增的供应以液化天然气为主。

虽然煤炭在亚洲的地位仍然非常重要,但是许多国家已在发展可再生能源和核能方面做出了大量投入,而使用天然气是改善高空气质量最实际的选择。

亚太地区的进口液化天然气价格非常高。二月中旬,亚洲天然气价格比欧洲高50%,比美国的气价更是高4倍。出现这一情况最重要的原因并不是日本后福岛时代对液化天然气产生的额外需求,而是亚洲的进口天然气的价格同油价相连,而油价一直盘踞在高位。

把亚洲的气价同美国相比没有什么可比性,因为美国自己大量生产页岩气使得美国成为天然气自给自足的一个国家。但是同另一个主要的液化天然气进口地区——欧洲相比,亚洲进口的液化天然气的价格一直都比欧洲贵。对于很多液化天然气生产商来说,向亚洲出口所获得的利润远远比向欧洲出口更为可观。

在美国,天然气价格反映了市场基本原理,即供需平衡。有效的市场与低价格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事实上,数年前当美国常规天然气生产走向衰竭时,美国的天然气价格比亚太地区更高。只不过页岩气产量的迅速提高带来了更加平衡的供求关系和较低的价格。

就在这段时间里,全球石油价格被推向了高位,也因此推动亚洲天然气价格上升到较高水平。由于没有能够将美国的天然气运到亚洲的基础设施,因此价格差异仍会持续——但其必然会催生投资者对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的浓厚兴趣。

根据国际能源署对亚洲天然气需求的预测,受各种因素驱动,比如日本关停核电站后需要用天然气来发电,又如中国制定了改善空气质量的政策,亚洲的气价在中期内仍然会维持在高位。但是,亚洲对天然气需求增加的经历同美国不一样。在美国,煤和天然气之间存在激烈的竞争关系,而亚洲的经济体规模庞大,增长速度也快,所以对天然气需求的增长也快,但是根据国际能源署的中期预测,在同一段时间内,亚洲对煤的需求量还会增长三倍,而且会对环境带来负面影响。为了与煤炭形成有效竞争,亚洲天然气需要更加高效的天然气市场。

 

长期合同与天然气的石油指数价格

 

天然气基础建设属于资本密集型产业,这种基础建设的投资需要将一整套上游部门的产品投入市场,比石油投资要庞杂得多。长期合同对维持投资的安全十分有利。

经合组织国家的经验表明,长期合同与高效的市场并非不兼容。北美的天然气管线建设就经常使用长期合同。在欧洲,英国的天然气市场功能最为健全,不过仍有几个英国液化天然气进口项目是建立在长期合同的基础上的。当然,这些合同的设计方式保证它们与竞争性市场能够相容,而且能源监管者在批准这些长期合同的时候也会考虑这些合同与市场的兼容性。

长期合同里通常都有定期修改合同的条款,在商业环境发生重大转变的情况下,重新对合同的内容进行协商是合理的要求。在欧洲,为了增强现货市场价格的作用,好几个长期进口合同被修改。另一方面,长期合同对维持供应安全起到重要作用,因此任何对长期合同的重新协商都必须在这一方面多加注意。

与油价挂钩的长期合同对调动对液化天然气的投资起到重要作用,而且历史上油气之间确实可以进行替代。虽然这养的可替代关系对一些亚洲国家仍意义重大,但在世界范围内其意义在降低。

在大多数亚洲国家的能源体系中,天然气的主要竞争对手是煤炭。在全球石油市场已紧密相联的情况下,当前的合同结构推高了天然气价格,严重削弱了天然气同煤炭的竞争力。

很难预测天然气价同石油价格挂钩能够继续维持多久。石油指数化下的天然气交易数量在亚洲仍然持续增长,而且澳大利亚的新项目也要高度依靠它。油、气的基本差异正好使供需双方都能得到较好发展。

另一方面,既然长期合同对于调动投资非常重要,那么政府应在管理向市场价格转型的过程中注意投资的安全性。欧洲花了十年的时间才使其消耗的天然气中有一半以市场定价。

 

天然气市场的建设

 

发展任何天然气市场都是一个政策推动的过程,因为获得基础设施需要政府的监管,同时也需要一些基础的市场设计。不过,你可能会说,因为有在上游的投资,所以行业已经在做了这部分工作了,而且还带来个更加多样化的资源。而且,行业还在两个关键的领域进行投资,那就是在北美的能源装载能力和天然气生产。国际能源署的报告中一个重要发现是,政府扮演的角色应当有所改变:政府应该从把注意力放在监管价值链上的各种价格转向维持与监督竞争性的市场条件。

国际经验表明,贸易中心的发展是循序渐进的。能够有效地获得和使用基础设施是建立一个运作顺畅的市场的前提条件。

理论上讲,亚洲可以建立一个单一的液化天然气枢纽。但在实践中,亚洲更可能形成一个像欧洲一样的通过促进二级市场交易(套利)形成一个多个枢纽相连的体系。即使是美国也有数个天然气贸易中心,亨利枢纽是其中最重要的但并非唯一的一个。

 

北美地区的页岩气革命对亚洲的影响

 

美国通过减少原计划的液化天然气进口释放了大量供应给亚洲,这已经产生了很明显的影响。美国接下来将会成为重要的液化天然气出口者,日本则可能成为其中一个购买国。看来在日本市场上,美国的出口商将会同那些传统的出口商形成竞争。

国际能源署认为,美国的页岩资源基础足够满足美国自身的需求和出口的需求。美国大概会从2016或2017年开始出口液化天然气,我们的《世界能源展望》预测,到2035年美国和加拿大合起来将成为一个相当大的液化天然气出口者,出口的量会和当前印度尼西亚与马来西亚加起来的出口量相当。能源部最近发布了一项研究报告,称出口液化天然气使美国获益。

国际能源署的《世界能源展望》认为美国会成为重要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国,到2035年其每年的出口量会达到600亿立方米。然而,这一数量(大约占那时地区间贸易总量的6%)并不足以推动形成一个全球性的天然气价格,况且液化也将是一个持续大量消耗资本的过程。因此,美国和亚洲之间的气价会持续存在一个价差,只不过该价差会比现在小一些。

 

亚洲天然气市场的前景

 

在欧洲和美国,天然气管道网络构成了天然气市场的基础。一些行业领导强调在东北亚,包括日本,也有建立天然气管道网络的必要性。技术上完全可以建立一条连接日本和库页岛或俄罗斯大陆的管道;主要问题是水深而非距离。

此外,目前库页岛的液化天然气基本上吸收了那里几乎所有的天然气产出。潜在的东西伯利亚大型油田(Kovitskaya and Chanangan)距太平洋超过2500千米,而且那里完全没有基础设施建设。东西伯利亚没有大规模上游部门和管道的发展,管道连接的作用会受到限制。

目前,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常规实践使其内部上游部门和基础设施发展依赖于长期出口合同。 

中国对天然气的需求已经在迅速增长。中国正在快速扩大其国内产品和管道网络,不过在国际能源署的所有设想中,它仍是不断发展的进口国。中国是亚洲唯一一个能够轻易在管输天然气和液化天然气之间进行替代的国家(缅甸和土库曼斯坦管道和东西伯利亚都会有管道通往中国)。如果亚洲拥有功能良好的液化天然气市场,中国通过发展自身的页岩气或者土库曼斯坦开发超级气田,那么中国减少的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将是对亚洲其他国家液化天然气供应的有效增加。 


 
上一篇:拓宽中国的能源变革之路——通过创新促进能源革命
下一篇:关于分布式电流并网技术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