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

兰迪•福布斯 美国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海上力量小组委员会主席  2014年11月09日

【摘要】 美国国会在接下来可以采取下列行动:大量投资于武器系统升级以使得美国继续有能力在更大范围内更可持续和更秘密地进行侦查和打击任务;在2016财年度的预算中我们需要确保海军的无人作战飞机的军费支出,并且实现同智库网络交流的机制化。



过去十年间,美国和许多国家陷入了非对称性冲突之中。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抓住时机实现了军事现代化,已经能够按照他们的意愿改变亚太地区的军事力量平衡。事实上,在国防部长哈格尔今年夏天的演讲中,他提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统治力已经不再是不容置疑的了”。这一表态需要国会所有议员重视。以下是美国国会在未来几年可以采取的措施重塑这一平衡。

 

在第114届国会针对性地强化国防预算

国会参议院多数党和众议院多数党如何协调处理军费削减对五角大楼危机准备的影响将是2015年对共和党领导国家安全能力的考验。除了如何应对预算削减的消极影响外,下一届国会的决策还将对中美两国的战略互动产生影响。美国仍应当大量投资于武器系统升级以使得美国继续有能力在更大范围内更可持续和更秘密地进行侦查和打击任务。更加具体的说,在2016财年度的预算中我们需要确保海军的无人作战飞机的军费支出,同时为海下任务的武器研发做好准备。我也非常希望能够加强对国防部、太平洋司令部等如何应对美国军队在这一地区面临的作战任务挑战的监督。在2015财年度的预算中我们有两个领域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武器弹药和海上后勤。明年,我们需要与各大委员会,包括战略力量分委员会和备战分委员会等,共同研究来自中国的弹道和巡航导弹威胁正如何影响美国的作战弹性。我也非常希望能够了解更多美国国防部副部长鲍勃·沃克受哈格尔部长委派进行的第三个“补偿战略”研究的进展情况。

 

建立国会自身的智库网络

美国国会议员和武装力量委员会的职员往往太过依赖五角大楼和军方成员回答我们的问题。近年来,一系列智库机构都做了非常棒的研究并且将他们的研究成果带给了国会山。我们国会成员需要认识到和这些成员接触的好处并建立我们自身的新的顾问网络。今年我多次邀请一部分智库圈的专家学者来我的办公室。我和他们就如何塑造我们的海上力量等问题和他们进行交流。我希望这样的智库网络交流能够得以常态化。并且在2015年真正帮助到我和我同事的工作。

 

为115届和以后的国会打下基础

尽管美国国会审查预算是一个年度性事务,但我们需要不断思考究竟美军的财政支出应该去和调整以适应未来可能的战争。到21世纪20年代前我们有许多需要提前关注的武器装备,包括俄亥俄级潜艇的替换以及长程轰炸机。我们也需要发展一些新的海军作战概念以适应在有争议的海上环境下进行再补给,在通信环境恶化甚至被阻断的情况下进行联合行动,在条件简单的飞机场进行空军行动等。最后,我们需要发展一套新的弹药战略能够将新型的对地攻击和弹药和地雷等部署到相应的地区,同等重要的,是确保弹药存储处于健康的水平。


 

 


 
上一篇:警惕能源消费“准美国模式”
下一篇:东亚的战略与经济未来:美国视角和中国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