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能源的未来在于核能

拉夫特 美国能源安全顾问  2015年01月28日

记者:您能解释一下什么是能源安全吗?

拉夫特:能源安全分为两个方面——能源供应能力和能源负担能力。如果你拥有全世界的能源,但能源价格很高,则不能称之为能源安全。亦或者,你拥有廉价的能源,但却扰乱了经济次序,这也不是能源安全。2005年,在美国很多人都在谈论“天然气危机”,随后美国一口气建了14个天然气进口终端。在随后的7年中,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但美国的天然气市场却没有高歌猛进,天然气过剩导致价格低廉,每个人都在赔钱。现在美国正在寻求出口天然气。

如今当人们在议论“这个资源或者那个资源将会消耗殆尽”的时候,我总会想起托马斯-马尔萨斯300年前曾经说过的“世界上的粮食要被吃光了”。地球有足够的能源给每个人带来光明。

记者:您谈到了能源负担能力,我们怎样才能把控石油价格?

拉夫特:能源安全的关键是各种燃料之间互相竞争和制约。2008年,在巴西石油的销量第一次低于乙醇,因为许多的车辆都采用了多种燃料驱动。经济因此而变得更加坚挺。价格上的竞争有助于最终达到一个平衡,在交通方式上,可以有很多方式推动这样的竞争,例如电动车、生物燃料、压缩天然气等。中国和美国都可以降低其对石油的依赖。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甲醇生产商,美国则是最大的乙醇生产商——当然,我们需要更多的多种燃料驱动车辆。

廉价能源是实现全球共同繁荣的关键。电力需要更广泛的推广和更多元化的来源。美国一直保持着较好的能源结构多元化。很多人问我,“怎样的能源组合才是正确的?”,我的答案是“没有所谓的正确组合”。这要根据不同的地区而视,例如在热带地区,太阳能是拥有广泛运用基础的可再生能源。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能源的获得必须是可靠的稳定的。然而,可再生能源并不总是安全可靠的,最大的问题在于能源的存储和如何连接到国家电网。这对能源安全提出了一个极具挑战性的问题。我们需要更智能的电网,但我们目前还缺乏相关的技术、投资和信息。

记者:近年来,中国进口需求逐年增长。其中,石油对外依存度已接近60%,天然气对外依存度接近1/3,成为全球最大的煤炭净进口国。中国一次能源全面进口使得中国能源安全风险加大。您对中国加强能源安全有何建议?

拉夫特:首先,中国需要实现能源的多样化,推广更多的天然气和核能减少对煤的依赖性。原因很简单——用煤就是在慢性自杀。中国污染程度太高了,而它现在还刚开始发展。我无法想象如果中国仍然依靠煤来发展经济,会发生什么。

另外,中国有能力建设21世纪的智能电网,虽然这既需要投资也需要技术,但中国发展智能电网绝对是明智之选,未来它将收到巨大的回报。

记者:但日本福岛的核事故让中国的公众感到恐惧,他们担心事故会再次发生,中国的海南岛就是一个沿海岛屿。

拉夫特:海南岛没有海啸,怎么会发生那样的事故呢?核电站不一定非得建在海南,中国有很多地方可以建造安全的核电站。人们对于这个问题的讨论很多,但是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寿命正因为各种污染而降低。每种方式都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关键在于哪一个负面的影响是最容易被接受的。

记者:您认为美国的页岩气开发热潮是否将持续?未来这一领域的回报是否会上升?

拉夫特:这个行业今天仍然有许多未知的问题,信息和数据之间仍然存在需要填补的差距。比如,我们尚未弄清页岩气开发过程将溢出多少甲烷。甲烷的温室气体效应大概是二氧化碳的17倍。但我们知道的是,如果溢出甲烷的比例超过2%,页岩气开采过程造成的温室气体效应比煤更严重。但究竟溢出了2.5%、3%还是10%,我们目前都不清楚。所以,很多页岩气开发的基本问题我们是没有弄明白的。 另一点,每个国家的页岩情况都不相同,很大程度是因为全球岩石的地质条件不一样。美国这几年突然发生了很多奇怪的地震,它们都发生在以往没有发生过地震的地方,很多人就怀疑这和水力压裂有关?但谁知道呢?我们仍然在学习曲线上,解决这些问题,来日方长。

记者:中国的天然气消费需求增长很快,那么,您预计,美国是否会考虑向中国出口页岩气?

拉夫特:我不这么认为。原因并非和意识形态有关。有自由贸易协定的国家肯定优先考虑,像和韩国,和新加坡。再其次就是和日本。因为日本的天然气价格最高。我不认为中国相比之下有同样的吸引力。日本天然气价格大概是19-20美元/MMBTU(百万英热单位)左右,中国差不多17美元/MMBTU左右。当然,不是说一点都不会出口到中国,但至少不会很多。除此之外,我对与日本的贸易前景持怀疑态度。一旦日本重新启动核项目,这一市场将不复存在。

记者:中国与美国在地质条件、土地政策、能源市场等方面存在诸多差异,您对中国发展页岩气的前景是否乐观? 

拉夫特:我认为,页岩气也许不是中国的最佳选择。原因就是,有很多的天然气开采成本比页岩气更低。其中之一便是煤层气,也就是煤矿中产出的天然气,因为煤埋藏得很深,开采的时候也能同时汲取出许多天然气。

其次,中国正在逐渐推动其邻国出口天然气给它,比如巴基斯坦、俄罗斯、缅甸等。在附近就有很多传统天然气的选择。价格甚至比页岩气更低。所以不一定有必要“超前”地开采页岩气。

另外我想说的是——你们尽管攻击我——中国能源的未来在于核能。这对中国来说实际上是明智之举。原因有很多。其一,核能的二氧化碳排放和污染都很少,也许和天然气差不多。其二,核能究其本质而言是一种安全的能源。虽然这和许多人的想法相反。我们之前做过各种能源事故死亡率的调查,核能的安全性在其中数一数二。我们没有因为核事故造成任何一起死亡事故,但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因为呼吸道疾病、癌症等死去,这些病都与煤造成的污染有关。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是否了解,在中国,1979年17.5万人在一夜之间因为一座水电站的大坝溃堤而死。

■(来源:中外对话 2013年8月9日)


 
上一篇:未来分布式供能系统探索 ——介绍上海交大正能量太阳能建筑
下一篇:碳税的中国方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