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德•格罗斯曼谈朝鲜问题、中日关系、中美关系和美国外交政策前景

美国国际与战略研究中心太平洋论坛执行主任  2014年12月13日

【摘要】 在朝鲜问题上,朝鲜无意放弃核计划且正不断推行军事现代化进行,美国对朝政策没有任何调整的动力;在中日关系问题上,安倍晋三采取的一系列政策是民主党政府政策的延续,并不是安倍晋三改变了日本;在中美关系问题上,南海政策是美国判断中国行为模式和战略意图的风向标,所谓“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双边关系”并非中国已和美国平起平坐,而是中美应当合作解决全球治理的挑战;有关美国外交政策前景,在共和党全面控制参众两院后,美国的对外政策可能趋于保守,但在贸易问题上可能更加支持自由贸易。



庄教授希望我谈一谈当前亚太局势的发展,我将主要关注于东北亚地区,对这一地区当前的各项发展态势做一个解释,尤其是向大家介绍一下美国方面是如何看待东北亚地区的这些问题的。

长期以来我一直是在从事这一地区的研究工作。今年9月下旬开始,我在韩国待了一周,在日本待了一周,随后在上海参加了论坛,并且进行了几场会见。这些都是我今天要谈的内容的来源。本周一我在韩国,同美国驻韩国大使馆、韩国国防部等,我从和他们的交流中得到了一些想法。

我的演讲将主要分成四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朝鲜半岛目前的局势;第二部分是日本,我应该算是一个日本问题专家,我在日本待了10年,随后回到美国;第三部分是美国亚太战略出现的一些变化;第四个部分是中美关系,包括在上海参加了亚太论坛之后我的一些评论和想法。

 

朝鲜半岛:美国无改变对朝政策动力

 

我将首先从朝鲜半岛局势开始。在朝鲜问题上一件让我一直感到非常惊讶的事情是,自1993年朝核危机开始的20年间,我们一直在试图理解究竟朝鲜的意图是什么,究竟朝鲜的策略是什么,但是20年过去了,我们还是无法对此有一个清晰的理解。当某一事件发生后一个美国人告诉你他认为朝鲜正在发生的事情,那么他肯定是在欺骗你。也许中国能够比美国获得更多的内部消息来源,但是我也不认为中国对朝鲜的理解更加透彻。我非常惊讶学者竟然花了这么长的时间都没能对朝鲜获得清晰的理解力。

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可以看到一些基本的原则,这些原则性的东西是相对清楚的。第一,朝鲜不会放弃核武器。相信中国的朝鲜问题专家会同意这一点。朝鲜已经在核心项目上投资了太多的时间和金钱,这一项目对他们不论是经济上还是政治上实在是太重要,他们不可能放弃这一项目。

第二,与此同时平壤也正在强化军事现代化的进程,这两周以来在美国一些机构发布的政策报告都显示朝鲜正在发展一些先进武器,包括潜艇、弹道导弹等。也许这些武器目前的研制进展仍然是有争议的,在朝鲜的每一次导弹试验之后有关这些就技术能力的评估也有不同的观点,但是美国的许多军事或安全专家经常发布报告表示朝鲜的军事实力正在不断取得进展。也许多最终的时间会有一些不同的观点,一些认为5年一些认为10年,但总体上朝鲜一定会在未来不断实现军事实力的现代化,这将对日本、韩国以及美国等带来更大的威胁。

第三,朝鲜真正所谓的共产主义是不可能的。朝鲜现在的政治体制不可能支撑大部分朝鲜民众的福祉和生活水平的改善。这意味着,朝鲜不可能忍受其它国家对朝鲜带来的不利影响,认为这将影响朝鲜长久以来的意识形态基础。朝鲜的政策是让其它国家闭嘴,仅仅问其它国家要钱,让我们自己选择如何使用这些资助。西方国家显然不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全力资助朝鲜,因为其它国家无法保证朝鲜如何使用这些资助,无法保证朝鲜真正使用了这些资助,而不是将资助发放给军方。如果朝鲜允许其它国家监督朝鲜如何使用这些资助,那么这将可能改变朝鲜的社会思潮。与此相似的是,如果朝鲜实施经济改革,让朝鲜民众能够更加有主动性和自由的地为改善自己的生活努力,那么这也有可能对朝鲜的政权带来危险。这是一个困境。朝鲜要么继续成为一个不断发生危机的国家,而朝鲜的邻国也不愿意向朝鲜提供资助,或者改善自己的治理结构,但也将对自己的政权带来危机。朝鲜的回应一直是不断强化自己的军事实力,朝鲜认为来自邻国的军事威胁仍然是对政权的最大威胁。我对此没有解决的方案。美国每一次和朝鲜进行谈判都会带来问题。朝鲜最终做到的远远小于他们的承诺。美国和朝鲜进行谈判没有任何政治动力。现在美国的参议院和众议院都被保守的共和党把控,美国国会最后一件愿意做的事情就是和朝鲜接触。奥巴马政府有非常强的动力不同朝鲜接触,不改变现行的对朝鲜的政策。我看不到局势有任何改变的契机。

在韩国方面,作为一个美国人我认为有三到四点是值得关注的。第一,朴槿惠政权是非常保守的。她比韩国民主化以来的历届韩国政府都要保守。这对中国的影响是,也许朴槿惠总统和习近平主席能够在一些问题上达成共识,例如对日本的观感等,我认为他们并没有准备好让这两个国家的关系更进一步,因为最终保守的朴槿惠总统还是会选择韩国长久支持的价值观,包括民主、自由市场等。这让中韩两国不太可能走得太近。

过去半年我和韩国的朋友的接触中他们都是在安抚我,中韩之间的关系不可能过近,都在安抚我韩国和中国的关系不会影响韩国和美国的关系。一些人认为韩国国内发生一些变化,对中国观感以及中韩关系的变化已经影响了对美国的态度。不过大部分的韩国专家对此是不同意的,这些人的观点是韩国为了更好地应对朝鲜就必须和中国保持良好的关系。也就是说,中韩友好关系在更大程度上是战术上的。这在我前不久在韩国的访问,以及对韩国专家学者的接触中也感受到了这一点。

另外,现在在韩国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韩国的国防感到了担忧,在国防上的态度开始转向保守。所以我们看到韩国开始和美国等国合作构筑自身的导弹防御体系,认为他们需要这样的体系抵御朝鲜的可能的挑衅行为。那些认为这一体系无法成功的主要是担忧中国的反应。传统上,韩国不加入美国主导的导弹防御体系就是担忧来自中国的不满,而在应对朝鲜的问题上美国需要中国的合作。我个人的感觉是韩国现在不那么担心抵御来自中国的威胁,他们更担忧的是保护自己。接下来几周我们将看到韩国在导弹防御体系的问题上是如何决策的。

 

中日关系:非安倍改变日本

 

接下来有关中日关系。就我本人而言,我可以一整天都谈论日本。我将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个人在日本问题上的看法。我想很坦诚地说,许多中国分析人士对日本的看法完全是错误的。很多人在日本的问题上有太多的情绪,太多的历史问题,太多的民族主义情绪夹杂其中,对日本的认知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完全错误的。我认为日本的国家发展方向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安倍晋三希望大家认为他改变了日本的发展方向。但实际上,安倍上台之后在外交和安全上做的许多东西在民主党的野田佳彦政府时期就已经开始了。安倍上台后,他可以忽略了许多野田政府的改革举措,他不断向美国方面强调是安倍拯救了日本,拯救了美日同盟。通过这样的方式,他希望美国能够为很多他那些美国所不喜欢的决策背书。

但是认为日本正在发生变化,尤其是日本在安倍治下发生变化的观点本身就是错误的。事实上,自民党现在完全控制了日本国会,不论是参议院还是众议院。在日本的政治体制中,众议院的权力更大。正是自民党2012年在众议院的选举中取得胜利使得安倍晋三重返日本首相之位。自民党在2012年选举中所获得的优势超过了2009年民主党政府获胜时的优势。日本政治体制的结构对大党非常有利。经过2009年的选举中,两大党进行竞争,最终的参议院议席也就是在这两大政党间分裂。2012年选举时,政治生态变成了一个大型政党和多个小型政党,最终这个大型政党也就可以获得更多的选票。认为是安倍晋三代表了日本政治生态的改变是不正确的,他只是更加幸运而已。如果我们观察有关日本政治的所有民意调查,在支持的政党问题上,支持自民党的比例一般是33%-38%,排名第二的政党大约是12%左右。而在所有的选项中选择人数第二多的选项是“不确定”。也就是说,有许多日本民众并没有决定支持哪个政党。这是非常重要的。正是在反对派缺乏整合的情况下,安倍晋三成为了一个相对有权力的政治领导人。即使,安倍晋三并没有代表最大部分的日本民众,只是日本民众没有其它的选择。

根据过去几周的趋势来看,安倍晋三正在走弱,他的民意支持度已经跌破了50%,在经历了18个月没有绯闻的日子后,3位内阁成员辞职,“安倍经济学”似乎不再奏效,失望的情绪与日俱增。也许自民党作为政党没有可替代的反对派,但安倍本人是有替代人物的,他已经不再是日本那么受欢迎的领导人。也许大家认为安倍作为一个首相应该是能够代表日本民众的,但是我不认为日本正在走向许多中国人所描述的那样。日本民众并没有兴趣成为一个大国,即使安倍晋三表示日本应该是一个大国,日本民众对此兴趣也不大,他们并不希望和中国发生冲突或者和中国竞争。当然,任何国家都希望自己被尊重,都不会希望放弃认为是自己的领土,包括钓鱼岛、独岛、北方四岛等,但如果我们问日本民众他们是否希望成为大国并且承担大国责任,他们的回答都是否定的。也许大家对此可能不太同意,我们可以就此问题继续讨论。

最后,日本国内的民族主义势力确实在呈现上升趋势。没有国家愿意被其它国家指手画脚。中国和韩国一直说日本没有为自己二战时候的罪行道过歉,事实上日本政府表示过歉意。中国和韩国一直告诫日本领导人不要参拜靖国神社。即使在日本的民意调查显示大部分的日本民众安倍晋三不应该参拜靖国神社。但即使这样,他们仍然对中国和韩国告诉日本不要参拜靖国神社感到不悦。为什么日本要听命于其它国家呢?用中国的话说,这就属于干涉内政。

 

中期选举与美国外交政策:外交政策可能趋于保守

 

第三部分有关美国。在这个问题上我也有许多要说,尤其在美国刚刚结束中期选举的背景下更是如此。大家都尊重这一选举的结果,这也是中期选举中经常出现的情况。而且参议院每六年选举一次,有许多民主党籍参议员在2008年胜选上台,在2014他们面临重新选举。第三,许多2008年被民主党把控的参议院议席传统上都是非常保守,非常具有共和党背景的。民主党在2008年获得这样的选举结果是非常幸运的,有一些州也许他们未来再也不会获胜,事实上他们这次也没有获胜。所有这些原因都能够解释为什么共和党在这一次的选举中获胜。在对选民的民意调查中,许多人并不是在选择某一政党或某一位候选人,许多人只是对奥巴马表达不满。一个我们需要注意的现象是,此次选举的投票率只有三分之一,这是自1942年以来最低的投票率。参与投票的人中37%是老年的白人,这些人都是共和党的坚定支持者。数据调查显示,37%的投票者是60岁以上的人士,只有12%的投票者是30岁以下的选民。老年合法选民主要是白人,这些人都倾向于投共和党;年轻人(不分种族和肤色)都倾向于投民主党。这样的投票率的差别决定了选举的结果,尤其是在一些非常接近的州份原本民主党希望能够赢得一些议席以继续控制国会。

现在的问题是,美国未来两年会变得怎样。或者说,共和党将如何回应。在2012年奥巴马获得连任的时候,共和党曾经表示他们不会同意任何一项这个总统的政策观点,他们不会和这个总统在任何一个问题上采取合作的态度。我觉得这是对共和党风格的一个非常公平的概括。现在的问题是,共和党控制了参议院,也控制了众议院。对美国内政而言,如果华盛顿无法正常运转,这是美国政治的最大的问题。而在现在的背景下,一旦政府运转出现问题,很容易将责任归结为共和党。共和党不希望在2016年大选前让外界认为自己是一个邪恶的政党。也就是说,共和党会在一些问题上和奥巴马采取合作的态度,包括油气管道、税制改革、移民法案,甚至事关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贸易促进授权等。如果他们希望做出让步的话,这些都是可以让步的议题。当然问题是,一些共和党议员完全不希望做出让步。他们认为共和党的职责就是阻止奥巴马做任何事情。也就是说,如果总统没有做任何事情,社会开始讨论华盛顿的政治僵局,这对他们是有利的。这样对美国的国际形象损害是巨大的,美国政府的运转失效是对美国国际影响力的最大伤害。

我想向各位分享一些基本的观点。首先,美国不太可能重新走回孤立主义。美国经济的基本面现在是好的,GDP的增速重新回到了3%左右,失业率降到了6%以下,财政赤字在缩减,出口数额在增加,油价回到了3美元/加仑以下,压裂技术使得美国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产国。与此同时,许多美国人都相信美国经济在长期将向好,美国股市每天都在创出新高,美国公司的利润不断创出新高。因此,很大程度上对政府的不满是政治上的。共和党一直批评奥巴马的肯尼亚血统,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违背美国核心价值观的,都是对美国不利的。所以即使美国经济正在好转,我们看到新闻里面全是关于埃博拉,关于ISIS,关于南部边境的非法移民等。事实上美国很长时间都只有一例埃博拉确诊病例,但整个社会都在讨论这个问题。和许多愚蠢的美国民众实在是很难进行有意义的交流。

但也正是由于许多美国民众是非常愚蠢的,这样的政治僵局只要华盛顿的政治家愿意突破困境,要想突破困境也就非常容易。那些认为美国正在衰落并将长期衰落的观点是非常危险的。美国经济正走在正轨上,美国也正在用非常聪明的方式领导全球。一些智库机构的观点是美国没有必要采取孤立主义的政策,但美国应该更聪明地领导全球。我认为奥巴马现在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在聪明地领导全球。不过奥巴马的问题是,他也许是一个太过聪明的人,那些和他共事的人都说他不能很好地和人接触,许多人都感觉自己不是他的朋友。要知道,外交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个人关系,而他就缺乏这样的关系。世界是非常复杂的,奥巴马总是希望有一个单一的解决方案,即使这样的解决方案无法解决问题。不过简单认为美国正在衰退这样的观点也是有问题和错误的。

 

中美关系:南海问题是美国观察中国的风向标

 

最后,关于中美关系,这和我们上个月的亚太论坛以及我们过去一段时间和许多学者的交流有关。我个人的整体感觉是,中美关系正在下滑。两国对对方的观感都越来越消极。好在,两国领导人下周将要会面,双方需要更好地对两国关系现在所处的状态和位置有一个更好的认知。在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问题上,美国的整体感受是不知道这一概念的意义为何,认为这一概念的具体内容很不清晰。或者说,如果这一概念真的意味着什么的话,它意味着美国需要非常尊重中国的核心利益。我的感觉是,对那些中国认为对自己非常重要的问题,美国应当不要触碰这些问题。这不是美国的理解方式。当然,中美双方都对所谓修昔底德陷阱非常担忧,都担忧守成的美国可能和崛起的中国发生冲突。两国都在非常努力地找出一些方式分散彼此存在的分歧和结构性问题,并且避免冲突。不过,我们还没有实现这一点。

正如我几周前说过的,中国在南海地区的行为是美国最为看重的评估中国行为模式的议题。也就是说在美国看来,没有议题比南海问题更能客观地用来评估中国的行为。我的感觉是,美国对中国的政策正变得越来越强硬,这也是其他一些智库学者的观点。至于美国中期选举导致的国会控制权变化可能对中美关系带来的变化,我感觉美国国会在中美关系的问题上将会发出越来越强硬的声音,对中美关系的疑虑将会更深。相同的,在伊朗核问题上也是如此,包括对国际社会在伊核问题上达成的协议也会持怀疑的态度。我相信这将是这一届新国会的基调。我不认为在朝鲜问题上会有什么变化,因为奥巴马政府本身似乎也没有准备在朝鲜问题上提出一些新的政策。也许在贸易政策上会有一些不同。相比民主党,共和党相比民主党更加倾向于自由贸易,民主党也是在贸易促进授权问题上的阻碍者。如果要达成TPP,贸易促进授权是现在最大的障碍。

最后一个有关中美关系的问题。在我们提到中美关系的时候往往会指出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用克里的话说,中美关系是21世纪最具影响力的双边关系之一。我认为克里的意思是,作为世界上第一大和第二大经济体,要解决世界上任何大的问题,中美都需要以某种方式进行合作,我们需要找到这种方式。不过一些中国人听到这一表述后的看法也许是,中国和美国是同等重要的国家。既然中美同等重要,那么美国就需要做一些事情令中国高兴。也就是说,如果中国和菲律宾针对一些岛屿发生了争端,那么美国的责任就是让自己的盟国菲律宾保持克制。对日本也是如此。我认为中国不能误解所谓“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这一说法的真实内涵。


 
上一篇:欧洲一体化再遇风波
下一篇:习安会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