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岩气与美国国家安全

肯尼斯•B•梅德洛克三世、艾米•迈尔斯•雅菲 彼得•R•哈特利 美国莱斯大学贝克公共政策研究所  2014年12月18日

美国增加页岩气产量将会产生以下地缘政治影响:

■ 几乎消除了美国至少未来20年内进口LNG的需求。

■ 减少美国对中东LNG供应的竞争,从而缓和天然气价格并促使更多地使用天然气,这对达成全球环境目标有重要意义。

■ 打击“天然气欧佩克”垄断组织形成的远期的可能性,或者抗击单个天然气生产国如俄罗斯,利用资源权力支配欧洲或者其它地区天然气消费国的能力。

■ 将俄罗斯在非前苏联欧洲地区的市场份额从2009年的27%降低到截止2040年的13%左右,减少了俄罗斯利用能源资源获取政治收益的机会。

■ 降低了俄罗斯、伊朗和委内瑞拉在未来世界天然气供应的市场份额;如果没有发现页岩气,这些国家在2040年的全球天然气市场份额中将占大约33%,但随着页岩气供应的增加,这些国家的市场份额会减少到26%。

■ 减少了委内瑞拉转变成为世界主要LNG出口国的机会,从而降低了远期西半球和欧洲的对委内瑞拉LNG供应的依赖。

■ 减少了美国和中国对中东天然气供应的依赖,从而降低了两个最大能源消费国在地缘政治及商业资源方面的竞争性,并为两国实施能源供应“多元化”提供了新的机遇。

■ 减少伊朗以能源外交为手段,增强其地区霸权及获取核武器的能力。

需要指出的是未来页岩气持续快速的发展不一定是必然。一个稳定的、促进国内资源有序开发的监管环境,对于实现页岩气所展现的潜在收益是关键。有些因素不仅可能阻碍美国,还有世界其它地方的发展。虽然讨论这些因素超出了本报告的研究范围,但我们注意到这些变量可能会极大地影响美国,还有欧洲及国际上其它国家的页岩气开发进程。特别是对环境的关切,如页岩气开采中水资源利用及可能的水资源污染,近期已经占据了美国及法国新闻媒体的头条。因此在政府允许实现页岩气增长收益之前,面对众多问题,首先需要解决这些环境问题。

一个主要但常常被低估的促使美国页岩气产量增长的因素,是北美地区独有的市场结构。例如,运力所有权与管道所有权是分离的。如果不是有这样的监管体制,页岩气是否能以近年来这样的速度发展还值得商榷。运力和设施所有权的分离,使得生产者可以自身生产运输能力通过竞争性招标而进入市场。如果不是这样,特别是如果市场准入受到限制,许多小生产者可能没有意愿涉足页岩气生产。这其实是全球其它大部分市场的一个关键问题,管道运输使用权与设施所有权没有分开,大型传统油气垄断企业控制着大部分运输设施。

更广泛地来说,美国有一个发达的、有竞争力的监管框架,管理着天然气基础设施的发展、运输服务、市场营运、采矿权及土地所有权的获取。是这样的环境,促进了页岩气资源的快速开发,但这种模式不一定可以完全或者迅速在全球其它市场进行复制,因为这些地方的国家政府,对资源开发和交通运输的参与和控制更为盛行。例如,在中国和欧洲大多数国家,进入页岩气资源领域的投资是受严格控制的,拥有土地所有权一般不等于拥有采矿权,而不像在美国,土地拥有者可以直接就开采其地下的矿产资源进行谈判。

另一个潜在阻碍页岩气资源开发的因素,来自管理能源需求方面的能源使用政策。某些情况下,许多欧洲国家制定政策,积极支持可再生能源、核能等,而能源资源与页岩气有一定的竞争性。这些政策总体上限制了页岩气消费需求,因而也会阻碍对页岩气的投资。此外,除了欧洲的环保法规,美国或中国任何导致天然气需求减少的新政策——可能包括“可再生能源配额制”或针对煤炭资源的二氧化碳“总量控制和排放交易”计划,都有可能阻碍未来对页岩气资源的投资。

最后,与市场结构相关的一点也值得一提。特别是美国产业上游的某些税收政策的变化——如有提案提出要修改费用化规定、投资信贷、以及/或者权益使用费率,以目前的天然气价格来看,也会使得在页岩气勘探与生产上的投资变得无法盈利。美国页岩气产业的兴盛,究其根源,是由于20世纪90年代许多小的独立能源企业,愿意承担风险,勇于开拓,进入技术挑战艰巨及初期投资巨大的页岩气领域。当然,无形钻井成本(IDC)费用化的规定使这些小企业也受益不少。一般来说,无形钻井成本平均占页岩气井钻井费用的70%以上。这种成本包括(但不限于)工资、供应商、承包商服务及其它类似的没有残余价值的费用,对于钻井及初期生产都是必需的。修改无形钻井成本(IDC)费用化政策的提案,将会极大限制较小的、愿意承担风险的能源企业进行页岩气项目投资、最终实现生产。规模较小的独立能源企业,过去十年中在寻找及发现新的资源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贝克研究所的分析也证实了确实如此,面对石油价格不断上涨的趋势,小企业更快地转而增加了对页岩气勘探和开发的费用投入。而从2000 年开始的十年,石油价格都在上涨,大型而保守的企业一直维持其钻探预算不变。因此,对于美国的能源安全来说,拥有一批繁荣和活跃的独立的小能源企业也很重要。如果没有这些小能源企业,美国页岩气产量可能还会要经过许多年的增长,才会达到目前的水平,也不得不让出市场和地缘政治权力给一些国外的天然气供应商。


 
上一篇:未来清洁能源发展应着眼储能与节能
下一篇:巩海上丝路外交 须赢当地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