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能源合作需要质变

俄罗斯杜马能源委员会主席 伊万•迪米特里维奇•格拉乔夫  2014年11月29日

因为资源的高度互补,中俄两国成为完美的能源贸易伙伴。目前莫斯科和北京的交易更多集中于单纯的能源产品买卖,但在伊万·格拉乔夫看来,两国的合作潜力显然不止于此。

问:中俄两国互为最大的邻国,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任内首次出访选择了俄罗斯,意味深远,您对双方未来经济和能源方面的合作有何愿景?

伊万·格拉乔夫:我认为习近平主席的首次出访选择俄罗斯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目前国际形势错综复杂,还有很多地区处在相互对立的局面,中俄互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是当今大国关系中最为重要的一环,也为国与国之间的交往做出了表率作用;二是源于双边经贸关系的发展。双方政治合作的紧密性也必须体现在经济层面,不久前双方设定2015 年双边贸易额突破1000 亿美元的目标,照现在的增长速度,我认为这个目标可以提前完成。

在能源方面,双方还要共同努力,不仅要在量的方面有新的发展,在质变方面也要有所突破。俄罗斯现在正努力开发东部和北部的油气产区,俄罗斯国家杜马也在立法批准一些有实力的企业进入这些地区进行开发,这对中国的企业也是一个机会。

此外,能源高科技项目的合作最能够体现双方经济合作的紧密性,石油化工和天然气液化等项目一定能够引起中国能源界的兴趣,比如我们设想在西伯利亚建设一个面向亚洲的超级能源输出终端,今后那里将会有非常多的合作机会。

俄罗斯不仅是资源大国,也有不错的科研机构,我们也在努力实现向创新性经济转型。中俄两国应共享科研成果,实现经济共赢。同时,我也会向国家杜马建议立法保障能源方面的合作,力求实现高水平的合作。

问:在您看来,打破中俄气价谈判僵局能否尝试一些新的思路?

伊万·格拉乔夫:首先要说明的是,天然气价格最终是由市场供需决定。目前国际市场上的天然气价格波动不大,但我认为未来天然气价格仍会上行。

现在北美所谓的“页岩气革命”概念很热,这一两年来,美国人也开始积极推动天然气出口,有人认为,随着充沛的产能涌入市场,全球气价都将随之下跌。这种看法是片面的,区域性的现象并不能代表全球,目前世界上很多天然气田都已走过了产能峰值,甚至面临资源枯竭。日本曾经表示,即便气价达到500 美元/千立方米,他们仍会毫不犹豫的买下。同时,液化天然气技术的广泛应用也使得天然气运输距离得以最大化。

有说法称,中国有可能以低于市场的价格从俄罗斯获得天然气,这个说法是不正确的,俄罗斯不可能忽视市场价格,为某个贸易伙伴单独定价。同时,以高科技项目合作来获得降价的这个议题还有待考量。

问:与天然气相比,中俄石油贸易顺畅得多,且交易规模正在不断扩大,现有石油管道显然不能满足未来的输油需求,今后是否要扩建或是新建石油管道?

伊万·格拉乔夫:中俄双方的石油管输贸易量在不断增长,我曾经到现场考察过,对此深有感触。如果将来的贸易量达到一定的额度,扩建管道是完全有必要的。不单单是石油,天然气管道的建设也在日程之中,俄罗斯会履行承诺完成油气输送。

问:据我们了解,6 月结束前,俄罗斯区域配电控股公司(IDGC Holding)将与俄罗斯联邦电网公司(FGC)合并,组建集输电和配电于一体的俄罗斯电网公司(Russian Grids),这是否意味着,在经历了完全的拆分后,未来俄罗斯输配电业务会再次出现整合?

伊万·格拉乔夫:是的,我认为这个决定预示着俄罗斯电网将出现整合。当初丘拜斯进行电力改革的核心目的是改变极权的电力体制,通过拆分电网系统更好地推进私有化。现在,我认为应该建立中央调控的统一电网,对一些松散的组织架构进行合并。

在电网拆分的问题上,中国方面也曾进行过长时间的研究和讨论,我认为中国的选择是正确的,中俄双方在这方面的都是中央统一调控,并且都成功地完成了输配任务。中俄双方在电网方面的情况很相似,俄罗斯走过的路也曾被中国借鉴。在这个领域,我们也可以加强讨论研究,进行长期的合作。

■ (来源:中国能源报2013 年06 月07 日) 


 
上一篇:深耕蓝色国土 致力兴海强国
下一篇:聚焦美国能源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