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以拉美作试点 华推能源新秩序

怀畅 中华能源基金委员会战略分析师  2015年01月08日

中国——拉共体论坛首届部长级会议在2015年1月8日于北京举行。拉美地区一直被称为美国的后院,然而在中共十八大之后,以习近平主席为新一届国家元首的中国却与拉美愈走愈近。


拉美11国未建交 经贸潜力巨


2014年以来,习近平主席与拉美领导人频繁会面,访问了特立尼达及多巴哥、哥斯达黎加、墨西哥、巴西、阿根廷、委内瑞拉和古巴等多个国家,将中国与巴西、阿根廷、墨西哥、委内瑞拉的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将中国与牙买加的关系提升为友好伙伴关系,将中国与智利、哥斯达黎加的关系提升为战略伙伴关系,并提出了与拉美国家结为「命运共同体」的提法,大大改变了国内传统上对拉美地区的认识。

中国与拉美地区的合作并不仅仅是口头上的突破,中国正与拉美国家一道不断推进在能源领域、基础投资领域、技术领域、资本领域的合作力度,打造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国际合作机制,可以说中国与拉美国家的关系正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

根据IEA等国际能源研究机构的预测,中国将在2020年到2030年间成为全球最大的能源需求国。2014年,习近平主席在访问委内瑞拉时曾经提出中拉合作应「以金融和投资为引擎,以能源合作为主轴。」在中国与拉美的合作中,能源领域无疑是重点,也是突破口。

在中国对外战略的大棋局下,如何看待与拉美的能源合作,如何最大限度的发挥能源合作的「外溢效果」?在与拉美关系吐火如荼之时如何冷静看待拉美在中国对外战略版图中应有的地位?

当前中国已成为拉美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和第三大投资来源国。中拉贸易已从2000年的126亿美元上升至2013年的2,616亿美元,增幅超过20倍。对比中国与世界其他地区国家的关系,中国与拉美国家的关系有以下一些特点:第一,该地区尚有11个国家未与中国建交。第二,中国与拉美地区的双边经贸仍有很大潜力可挖。2014年习近平访问拉美期间提出,未来10年将中拉贸易额提高至5,000亿美元,中国对拉美地区直接投资增加到2,500亿美元。第三,中国国内对两地区的认知程度较低。


了解定位 拉美难摆脱美


对于能源领域而言,在这一天然具有政府背景和自然垄断背景的领域,中国与拉美国家的合作不仅具有经济属性,更具有政治属性和战略属性,中拉能源领域的合作可以为政治领域的合作拓展空间,这也意味着中拉能源合作的可塑性、开创性很强,中国应将拉美建设成推动建立全球能源经济新秩序的「试验田」。

首先中国应该正确定位中拉能源合作在中国全球能源战略中的位置。要认识到拉美国家在政治上、经济上、战略上不可能摆脱对美国的依赖,尤其在能源领域上,这一地区与美国的能源安全、能源利益、能源政治高度关联。

比如,拉美的能源大国墨西哥和委内瑞拉都以美国为其第一大贸易伙伴,美国是巴西、墨西哥、智利、哥伦比亚、厄瓜多尔以及多个中美洲国家的第一大外国投资来源国。以墨西哥为例,美国在墨西哥的直接投资接近100亿美元,墨西哥90%的原油出口美国,60%的化工品依赖从美国进口,墨西哥与美国的能源合作关系到墨西哥的国际收支、财政预算和居民日常消费,也关系到墨西哥能源企业及背后的家族势力与美国相关企业和家族的关系,这种紧密联系反过来对两国的政党政治和政治生态也会产生深度的影响。

美国自建国以来一直视拉美地区为其后院,对拉美的经营历史悠久、影响根深柢固,中国与拉美国家的能源合作必然从属于这种大背景之下。

中俄能源为守 中拉合作为攻

其次,中国的能源国际战略应以中俄能源合作为守,以中拉能源合作为攻。中国正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重点与俄罗斯、中亚等国家结成能源的供需共同体。

随着2014年中国与俄罗斯、中亚国家几个重大能源合作协议的签署,中国从俄罗斯、中亚地区进口的天然气将超过总进口量的70%,中国从俄罗斯进口的石油将达到5,000万吨,将超过中国原油总进口量的十分之一。

目前俄罗斯每年约有2.4亿吨的原油出口量,其中出口欧洲部分的原油约为1.8亿吨。随着俄罗斯外交、能源的「向东看」,俄罗斯向中国的石油出口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另外中国与俄罗斯、中亚等国还将在可再生能源、电力、核能、煤炭等方面展开合作,结成上下游一体、从传统化石能源到新能源的全方位合作,并在合作的过程中加强货币合作,推广人民币结算、储备、授信等方面的金融合作,这表明中国与俄罗斯、中亚等国家的能源合作将构成保障中国能源安全的重要阵地和重要依托。

因此在中国的全球能源战略中,应以中国与俄罗斯、中亚国家的能源合作为守的一方,通过加强能源经济共同体,稳定中国在海外的油气供给来源。

同时应以中国与拉美、非洲、中东的能源合作为攻的一方,通过加强与这几个国家的油气合作,扩大海外油气供给来源,实现与中俄、中亚能源合作的良性竞争,同时开拓这些国家从上游到下游的能源市场,拓展政治合作和金融合作。

对于守的一方来说,中国应多用拒止性、约束性的硬性手段来维护能源安全,对于攻的一方来说,应多用柔性、灵活性的软性手段来拓展市场、拓展影响。


软手段伙拉美 拓政治合作


与非洲、中东、东南亚国家相比,拉美的经济发展潜力最大、地域最广、能源合作领域跨越传统化石能源和新能源,同时中国与拉美无直接利益冲突,无零和范畴博弈,尚有多个国家未实现与我国建交,因此中国应视拉美为全球能源战略的「试验田」,通过加强与这一地区从能源到金融、基础设施投资,从化石能源到新能源,从能源供给到能源消费等一揽子能源合作,来推动全球人民币石油环流的形成,推动全球能源经济新秩序的发展。

从中美百年竞争的角度看,中拉之间经济合作的突破也带有更多的政治意义。由于美国实力相对下降、将战略重心转向亚太,以及拉美政治、社会、文化多样性的发展等因素,导致拉美在美国战略中的重要性在下降,美国主导的西半球体系在逐渐瓦解,而美国却很难在拉美打开局面,难以重现以往的号召力和影响力。

随着拉美外交独立性和自主性的增加,尽管在经济上拉美仍然依靠美国,但在政治、安全等领域对美国干涉的戒心却愈来愈强,因此拉美正成为中美百年竞争中的一块「空白地」,随着中拉之间经济合作尤其是能源大项目方面合作的突破,中国有可能以巨大的能源经济合作前景为依托,与拉美形成更紧密的政治合作关系,并构建有利于中国的西半球国际秩序。


 
上一篇:设亚太协调机制,保能源安全
下一篇:中印能源合作增议价力 降「亚洲溢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