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多位学者谈奥巴马访华

中国华信  2014年12月29日


【编者按】 奥巴马访华前夕,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举办了一场关于奥巴马访华的学术研讨会,众多布鲁金斯学会的中国问题专家针对香港“占领中环”运动,中美经济、政治、文化等领域议题发表了评论。



卜睿哲(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东北亚研究中心主任):关于香港“占领中环”运动,我认为目前需要完成三个任务:

其一,恢复被占领主干道的畅通。但是目前来看,停止占领运动比较困难,因为各方都对彼此的目的充满不信任;

其二,就2017年特首选举的安排培养共识。香港政府已经暗示中央政府可能计划对安排进行调整以提高竞争性和责任性,但是示威者对此并不相信。除非示威者得到一些有利结果的承诺,并培养出一定的共识,否则他们不可能停止占领运动。而假使他们停止后又对香港政府的调整失望,他们又有可能卷土重来,发起新一轮的占领运动。

其三,处理香港公众产生政治挫败感的基本根源性问题(除了民主以外),包括贫富差异、年轻人低就业率、新组建家庭的住房问题等。这个任务比较棘手,且需要长期性的努力。

我建议奥巴马在会见习近平时应该进行如下表态:

首先,赞许中国中央政府目前所采取的在香港逐渐实施行政长官普选政策,这一政策相对于之前的由1200人组成的选举委员会选出特首而言是一个较大的进步;

其次,坚决否认中国所宣传的那样美国插手了此次“占领中环”运动,实际上这些示威者是香港当地部分人士对中国政府政策的回应;

再次,呼吁香港政府在新选举框架下制定出更多具有创造性和弹性的细则,确保香港民众的选举权利;

最后,强调一个拥有有效民主体制的香港对中国的价值性意义。


杜大伟(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高级研究员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预计将成为奥巴马和习近平会晤时所要讨论的经济议题之一,但是关于此项议题,奥巴马并不能取得多大进展。此前,在第六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上,中美双方已经承诺于2015年早期启动负面清单谈判。所以,无论在私下场合还是公开场合,奥巴马需要敦促中国提出一个简短而又具有现实意义的负面清单。

沈大伟认为,TPP和BIT相互连接。中国担忧被TPP孤立,而TPP对中国来说也是刺激自己进一步深化改革进程的一部分。现实条件下,中国并不符合加入TPP的准入条件,但BIT可以是为中国最终加入TPP打下坚实基础。而如果中美两大经济体能够顺利签署BIT,这也会从整体上推进APEC成员之间自由贸易谈判进程,并对TPP产生间接助推作用。

 

李成(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全球政治和经济格局的变化很自然地引发紧张和猜疑,然而我们应该摒弃冷战思维和十九世纪的心态。尽管存在经济上的争议,如美国对中国企业的市场准入,中国采取的政策偏向于本国国有企业,中国主导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美国则主导TPP,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国际经济体制在不同时包括美国和中国的情况下能够有效促进全球经济一体化。而且,中美两国领导人都有十分强大在其他如反恐、核不扩散、网络安全、反腐败、气候变化和全球健康等议题上进行合作的意愿。

在国际政治领域,领导人之间个人关系的密切能有效弥合战略分歧。习近平喜欢NBA篮球,其夫人彭丽媛参与了盖茨基金会艾滋病防控和“被吸烟,我不干”计划,其女儿目前在哈佛大学读书,这都证明了中美两国进行更广度的文化和社会交流的积极影响,而中美两国进行人文交流也能有效促进两国人民了解,对促进两国国家发展大有裨益。

 

波拉克(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东亚政策中心研究员):这是奥巴马第二次访华,也是其自去年6月安纳伯格峰会以来第四次与习近平进行面对面的会晤,将引起多边和双边层面的巨大关注。访问北京后,奥巴马还将前往缅甸参加东亚峰会,随后到访澳大利亚参加G20峰会,这些访问都表明奥巴马政府继续努力将亚太地区置于其外交政策的中心。

两个领导人会晤所面临的挑战是为奥巴马剩余任期内的中美关系确立一个总基调以及一个现实性、可完成的议程,并且尽可能缩小中美政策目标差异。尽管当前中美关系发展势头向好,但是在当前的环境下,中美领导人仍需要保持谨慎。

奥巴马政府希望在剩余两年的任期内在中美关系领域取得“有形资产”。这包括双边投资协定谈判以及在气候变化领域取得重大进展,也会在安全事务上进行坦诚的交谈,如东亚地区日益升级的海上领土争端,朝鲜核问题和导弹试射,以及中美军事关系。

当前当务之急的是跨越分歧。关键是两国能够都在面临只能靠两国合力才能解决的问题时恪守承诺。奥巴马和习近平的此次会晤也会为接下来两年两国关系的发展提供观察的切入点。

 

沈大伟(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东亚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此次奥巴马访华相较于其五年前的访华,世界局势已经发生巨大变化,更加需要中美在地区和全球事务中展开合作,但是两国却“渐行渐远”且紧张持续升级,任何不承认或者否认这一事实的人都是在不顾现实。中美关系进入一个“持续的疏远期”。造成这一状态的原因是多方面和复杂的,如看待国际秩序的角度不同,针对双边和地区事务的政策也有所差异。对于这些原因,两国领导人进行坦诚的交流十分必要。一天的会晤不可能解决所有分歧,但是两国也包括其他国家在内在接下来都需要进行调整,都应该以负责任的方式处理分歧。

中美关系现在竞争与合作并存。我认为当前竞争是中美关系的显著特征。中美关系间的竞争具有综合性特征,涵盖外交、经济、政治、意识形态、文化(软实力)、军事、双边和地区事务以及渐露头角的全球主导权之争。对于中美两国来说,可预见的最大的挑战是管控分析和竞争,使之不影响中美关系,并且扩大合作范围。

 

丹尼尔·赖特(约翰·桑顿中国中心外交政策研究员):奥巴马应该呼吁中国加快国内改革进程,在经济发展中真正加强市场的作用并且引入竞争性,社会方面重视法律和公正,在一些受限制的领域和自贸区扩大对跨国公司的开放力度,在双边投资协定方面取得进展,以及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采取新措施。

不过,许多权威人士也指出,鉴于中美双边关系渐长的紧张局势,此次峰会可能并不会取得多大成果。我们希望,努力在共同利益领域取得实质性进展对于助推中国国内改革将起到杠杆作用。我们应该希望中国越来越好。



 
上一篇:包道格就奥巴马此次亚洲之行发表看法
下一篇:纽约时报评论习安会与中日关系解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