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美国能源独立

陈新华 北京国际能源专家俱乐部总裁 国际能源问题研究中心战略顾问  2015年01月12日

美国页岩气革命改变了美国的能源格局,也改变了世界的能源格局,美国LNG由进口改变成出口。美国的气价很便宜,这源于页岩气产量,现在已经达到2500亿左右,相当于中国整个国家消费量的两倍,占美国天然气产量的三分之一,另外页岩油的产量也在不断上升。

去年美国是全球石油产量增量最大的国家,一年中平均每天增加一百万桶;天然气的变化也是由美国引领了世界的潮流,250亿立方米。从整个全球角度看,日本、韩国的石油基本是百分之百靠进口,欧洲60%左右的天然气及80%的石油依靠进口,中国天然气的进口率在20%上下,石油为58%左右的进口率。从图表可以看出,世界主要国家油气的对外依存度都在增加,唯独美国独树一帜,处于下降趋势。美国天然气随着页岩气的出口,可能在2017年左右由进口国转变成出口国,据相关机构预测,在2035年美国石油对外依存度由55%可降到20%多,美国石油进口来源可以来自加拿大、巴西、墨西哥等周边国家,美国的气价和油价都最便宜,这些是讨论美国能源独立的背景。

IEA WEO 2012

 

美国的能源独立

 

美国能源独立具有多种解释,一是自力更生、自给自足;二是摆脱对中东石油的依赖。自尼克松开始,美国历任总统都以“能源独立”作为政治口号,而Robert Bryce在2008年称:“这些都是井喷式的谎言。”我认为真正的能源独立的含义是在两个“石油人”主政白宫的时候才给出,分别是布什和切尼;2001年5月,切尼副总统带领的“国家能源发展小组”向布什总统提交了题为“为美国的将来提供可靠的、价格合理的、与环境相兼容的能源”政策报告,该报告提出的美国能源政策目标是:保证在能支持国民经济持续增长的条件下取得足够的能源,保证美国的外交政策永远不会被外部的能源供应者所胁迫。

他们采取了很多方面的措施,鼓励外部能源供应者增加产量。落实进口多元化,特别鼓励美国从安全地区,如欧洲北海地区和加拿大进口能源;其次,采取有效的国际措施以应对可能出现石油的供应中断,如增加石油战略储备和提高剩余的生产能力;第三,与主要的石油生产国保持对话,使这些国家与美国一起保护稳定持续增长的经济,降低能源价格的波动。

能源外交是利用外交的手段来保障石油供应安全,外交代表国家的最高利益,而不能用最高利益来换取能源方面的次等利益。美国和俄罗斯是利用能源来获取外交方面的利益,能源独立是为了能源安全,因此最关键的是要寻求能源安全。

 

能源安全

 

能源安全是个不断演变的定义,石油安全在上世纪两次世界大战、两次石油危机中凸显了其重要性,基辛格曾说到:“石油就像战争时的血液一样”,如第一次世界大战坦克就是靠石油来驱动,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最后被美国打败的重要原由之一就是海上石油线被美国切断,这些都与石油有很大关系。

今天能源安全的定义还在不断演变,不仅限于石油安全,还包括其他形式的能源,如天然气供应安全、煤炭供应安全等。我认为电力供应安全最重要,政治意义和影响最大。石油供应安全的国际成分最强,天然气的供应安全也不可忽略,管道方面的建设很关键等。

今后能源的发展,公众的接受度是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如核电的发展,老百姓不接受就很难有市场,因此公众的参与很重要。我很赞成田中伸男的观点:“20世纪的全球能源安全框架是以石油为基础的,而21世纪的能源安全则将是以电力为主的全面能源安全。” 电力安全是全面能源安全的核心部分。

能源安全有多个层面的含义,从全球层面、国家层面、地区层面和企业层面看各有侧重。从全球层面讲主要是通过对话与合作,建立有效的全球性或区域性能源合作机制,鼓励能源资源开发与基础设施建设以满足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保障全球能源市场的稳定高效运行。如中东地区石油的储能在下降,每年以5%的速度在下降,而能源需求是在上升的,所以必须要增加投资才能提高产量,要在上游提高投资幅度,同时保障运输管道的畅通。

在国家层面,能源安全分为消费国和生产国。对于生产国来讲,很关注市场,市场安全很重要;对于消费国而言,就是在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够获得数量充足、价格合理、品质适宜并符合环保要求的能源供应保障,为本国的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提供物质原动力,同时保证其能源系统具有足够的应变与抗风险能力,使得国家最高利益不因能源问题而被可能的敌对势力所要挟,这融进了美国能源独立的概念。能源系统具有足够的应变与抗风险能力很重要,如果仅靠一个重要的能源通道供应,具有很大风险,城市安全得不到保障,需要多元化的供应渠道。

在地区层面,需注意以网络为载体的电力和天然气的供应安全。

企业层面需采取措施避免能源供应中断带来的损失。如2004年经常断电,在温州很多商店自家都有柴油发电机。

 

中国的能源安全

 

现在讲讲中国的能源安全之路。按照国际能源署的预测,到2035年中东90%左右的石油供应到亚洲,中国、印度、日韩等对中东石油的依赖在不断上升,欧洲和美国在不断下降,但美国还是有部分石油从中东进口,因为沙特在美国有很多炼油厂,这是价格链的需要。

IEA WEO 2012

 中国的能源安全局势是非常紧张的,而美国的石油、天然气对外依存度都在不断下降,美国对全球能源安全机制的需求越来越少;与此相比,中国如果只依靠本身不能保障石油供应安全,在此情况下中国怎样构建能源安全架构是个重要课题;中国应考虑在不能加入国际能源署的前提下如何利用现有的国际机构和组织,如上合组织、G20。 中国85%的石油进口都是通过马六甲海峡,路径十分单一,所以现在中国修建并开通了从缅甸到昆明的天然气管线,最近俄罗斯总理对我国进行访问,签订了协议,每年对我国新增加一千万吨石油的供应。这些都是为了降低对单个能源通道的依赖,很好的阐述了能源独立的概念。

 中国需要向美国学习,戒“石油瘾”、戒“能源瘾”,节能工作需要全民参与,必须明确理论基础,避免战略误区。国家发改委认为降低单位GDP能耗要靠两个途径——技术进步和产业结构调整,我认为这就是误区。技术进步是个漫长的过程,产业结构调整只涉及产业,没有涉及到生产者和消费者,老百姓觉得这是政府的事情,与自身无关。因此必须进行全面的经济结构调整,包括消费结构的调整,并且把人的因素考虑在内,如可以降低每个人的居住面积、降低每个人的小汽车使用率等,全民参与才能达到节能的效果,只有降低了消费端才能在整个的生产系统中产生影响。要在战略层面上,正确理解美国能源独立的真实含义,保证国家能源系统具有足够的应变与抗风险能力,使得国家最高利益不因能源问题而被可能的敌对势力所要挟。 

 
上一篇:中俄能源合作需要质变
下一篇: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的适用性及发展思路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