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亚洲的天然气贸易中心:障碍与机遇

中国华信  2015年01月13日

据预测,全球天然气需求仍将快速增长,增长速度将超过其他化石燃料。这种需求既是由于新兴经济体,如中国、印度,的经济发展(对空气质量关注也加深了这种需求),而在中短期,亚洲天然气需求由于福岛核事故而增加,因为,对日本来说,天然气是替代核能发电最重要的能源。

对于亚太许多独立的天然气市场来说,一个重要的变化是对进口的不断依赖,尤其是对液化天然气(LNG)的依赖。对于除了日本、韩国、中国台湾以外的国家、地区而言,进口LNG是一个相对较新的现象:印度始于2005,中国2006,泰国2011,印尼和马来西亚2012。另外,还有一些亚洲国家将在十年内成为LNG进口国。

天然气有潜力去改善亚洲经济体的能源安全、经济和环境表现。但是,天然气地位的提升与地区市场环境是否允许天然气在能源市场中自由竞争有关,这又与全球能源市场紧密联系在一起。未来,天然气在亚洲的地位将与其价格是否能直接反应地区供需关系息息相关。

亚洲天然气市场是全球天然气市场中增长最快的,预计将在2015年成为全球第二大市场,需求量达到7900亿立方米。亚洲天然气市场被与石油价格挂钩的长期合同主导。发展中国家可能需要长期合同来保证他们快速增长的经济的能源安全,而供应商则需要保证他们大量基础设施投资能获得足够的回报。

近年来,这种价格挂钩合同使得亚洲天然气价格高于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地区,这种情况引发了关于竞争力的担忧,并且对这种方式的可持续性提出了质疑。为了扩张市场占有率,天然气必须与当地能源结构中其他能源竞争。但是,现在的亚洲对这种竞争有很多制约因素:既缺乏一个便于天然气交易的贸易中心,也缺乏透明的价格信号引导天然气基础设施的投资。

在这个资本密集型行业中,对于天然气中心定价透明性、合法性的信心是投资的一个重要因素。这个信心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制度与结构要求的落实,但最终取决于政府长期的决心——由市场决定天然气价格,并尽可能减小短期政治考虑带来的影响。

 为在亚太地区建立一个可靠的天然气定价体系需要一个竞争性的国家/地区市场,需要满足一系列制度与结构上的需求来树立市场的信心,从而吸引新的参与者(即金融行业)并鼓励市场参与者通过这个交易中心来平衡他们的投资组合。

这一系列制度中,政府放手管控是必须的。这就需要将运输与商业行为分开、放松批发价的管控、足够的网络容量、非歧视性的准入制度和一定数量、能引起竞争的市场参与者,包括金融机构。

竞争性的天然气批发市场的前景并不被看好。即使在最成熟的亚太市场,也找不到对批发市场的基础需求,因为政府一直强调安全目标并将之置于经济目标之上。

在本文考察的所有亚太经济体中,就中期而言,新加坡似乎是发展竞争性天然气市场与贸易中心最合适的候选者。相较于中日韩,新加坡能更好的满足以上的一系列制度需求。

亚太地区天然气交易有一个独特的特征:通过管道交易的天然气数量很有限,但地区对LNG的需求增长很快。全球LNG市场在过去十年中变得更为灵活和短期导向——这是由全球LNG生产扩张、全球投资组合交易者的产生和大西洋盆地日趋激烈的竞争共同造成的结果。

但是,大西洋盆地的这些变化对亚太地区供应灵活性的影响有限。一个竞争性的亚洲天然气市场需要一个比现行的更灵活的LNG供应方式。这就需要持续扩大的船运能力和亚太地区再气化终端的第三方参与。更重要的是,这将涉及在LNG供应合同中放松目的地条款,允许市场分割并加强整个供应链。任何此类修改的合同结构中必须适当地纳入保持投资的安全性的内容。

在亚太地区,竞争性的天然气市场和可信赖的天然气定价不会一夕建成,也并不一定带来低价。但是,随着地区天然气市场的成熟,这种发展将允许亚太经济体的市场参与者们增强投资组合的灵活性,并提高经济效率从而满足他们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建设天然气贸易中心的行动不能仅仅依靠来自全球市场的外部震荡,该地区的政府需要释放信号,表达他们促进竞争的意愿。新加坡为发展竞争性天然气市场和互补的贸易中心的努力与整个亚太天然气市场的体量来比还是相对小了点。

从长期来看,随着亚太市场的成熟和基础设施的完善,可能会导致多个定价区域的出现——基于现在和未来的市场需求,也就是日本/韩国、中国和新加坡。

从中期来看,这是一个“鸡与蛋”的问题。一个更灵活的LNG供应体系是建设天然气贸易中心所必须的,但是,如果没有建立贸易中心的初始步骤,灵活的LNG会因没有落脚点而退缩。新加坡发展竞争性天然气市场的行动并不一定导致亚太地区的竞争性定价信号,但这是一个非常重要并值得赞扬的、通往贸易中心的第一步。


 
上一篇:IEA:天然气市场2013年中期报告——亚太地区的有效液化天然气市场
下一篇:欧洲一体化再遇风波